佛山翻译你身边的翻译专家!佛山博雅翻译服务中心欢迎您!
133-1839-1728在线咨询
新闻资讯
联系我们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杨绛的“翻译技巧”
时间:2019-06-25来源:佛山翻译公司点击:

  杨绛,中国女作家、文学翻译家和外国文学研究家,钱锺书夫人。杨绛通晓英语、法语、西班牙语,由她翻译的《唐吉诃德》被公认为最优秀的翻译佳作。

  1.以句为单位,译妥每一句

  翻译总挨着原文的一句一句翻,但原文一句,不一定是译文的一句。原文冗长的复句,可以包含主句、分句、形容词组、副词组等等。所以断句是免不了的。

  怎样断句,怎么组合断成的一句句,没有一定的规律,不过还是有个方法,也有个原则。

  方法是分清这一句里的主句、分句、以及各种词组;并认明以上各部分的从属关系。在这个基础上,把原句断成几句,重新组合。

  不论原句多么曲折繁复,读懂了,总分得清。好比九连环,一环扣一环,可是能套上就能解开。

  原则是突出主句,并衬托出各部分之间的从属关系。主句没有固定的位置,可在前,可在后,可在中间,甚至也可切断。

  从属的各分句、各词组都要安放在合适的位置,使这一组重新组合的断句,读起来和原文的那一句是同一个意思。

  分解了主句、分句、各式词组之后,重新组合的时候,译者还受原句顺序的束缚。这就需要一个“冷却”的过程,摆脱这个顺序。

  经过“冷却”,再读译文,就容易看出不妥的地方;再对照原文,就能发现问题,予以改正。不可任意增删原文,但不是死死的一字还它一字。比如原句一个主词可以领一串分句,断句后就得增添主词。

  原句的介词、冠词、连接词等等,按汉文语法如果可省,就不必照用。不过译者不能回避自己不了解的字句,或苦于说不明白,就略过不译;也不能因为重组原句的时候,有些部分找不到合适的位置,就干脆简掉。

  2.把原文的一句句连缀成章

  连缀成章不仅要注意重新组合的短句是否连贯,还需注意上一段和下一段是否连贯,每一主句的意义是否明显等等。

  尤需注意的是原文第一句里的短句,不能混入原文第二句;原文第二句内的短句,不能混入原文第一句。

  原文的每一句是一个单位,和上句下句严格圈断。因为邻近的短句如果相混,会走失原文的语气和语意。通读全部译文时,必须对照原文。如果文理不顺,只能在原文每一句的内部作文字上的调正和妥洽。

  3.洗练全文

  把译成的句子连起来,即使句句通顺,有时也难免重叠呆滞的毛病。西文语法和汉文语法繁简各有不同。例如西文常用关系代词,汉文不用关系代词,但另有方法免去代词。试举一短例。

  (一)他们都到伦敦去了;我没有和他们同到那里去,因为我头晕。

  (二)他们都到伦敦去了;我头晕,没去。

  译文(一)和(二)是同样的话。从这个例子可说明两件事:

  1.颠倒一下次序,因果关系就很明显。

  2.上文已经说过的话,下文不必重复,除非原文着意重复。简掉可简的字,把译文洗练得明快流畅。这是一道很细致、也很艰巨的工序。

  一方面得设法把一句话提炼得简洁而贴切;一方面得留神不删掉不可省的字。在这道工序里得注意两件事:

  (1)“点烦”的过程里不免又颠倒些短句。属于原文上一句的部分,和属于原文下一句的部分,不能颠倒,也不能连接为一句,因为这样容易走失原文的语气;

  (2)不能因为追求译文的利索而忽略原文的风格。如果去掉的字过多,读来会觉得迫促,失去原文的从容和缓。如果可省的字保留过多,又会影响原文的明快。这都需译者掌握得宜。

  4.选择最适当的字

  翻译同一语系的文字,常有危险误用字面相同而意义不同的字,所谓“靠不住的朋友”(Les faux amis)。英国某首相夫人告诉一位法国朋友:“我丈夫带了好多文件开内阁会议去了。”

  可是她的法文却说成:“我丈夫带了好多手纸上厕所去了。”英文和法文的“小房间”(cabinet)字面相同而所指不同,是不可靠的朋友;而“纸”由上下文的联系,产生了不同的解释。在西文文字和汉文之间没有这种危险。

  同一语系的文字相近,找到对当的字比较容易。汉语和西方语系的文字相去很远,而汉文的词汇又非常丰富,如果译者不能掌握,那些文字只陌生地躲在远处,不听使唤。

  译者需储有大量词汇:通俗的、典雅的、说理的、叙述的、形容的等等,供他随意运用。译者如果词汇贫乏,即使精通西方语文,也不能把原文的意思,如原作那样表达出来。

  5.注释

  译者少不了为本国读者做注解,原版编者的注释对译者有用,对阅读译本的读者未必同样合用。

  不同时代、不同地域的风土习惯各有不同,译者需为本国读者着想,为他们做注。试举一例。《小癞子》里的小癞子自称“托美思河上的小癞子”。他说只因为他是在托美思河上的磨房里出生的,所以他名正言顺地是托美思河上的小癞子。

  “河上”的“上”字,原文是“en”,只能译“河上”或“河中”、“河里”,不能译作“河边”。可是一个人怎能在河上或河里出生呢?除非在船上。这里就需要注解了。从前西班牙的磨房借用水力推磨,磨房浮系在水上的激流中(参看《唐吉诃德》第二部第二十九章),磨房浮在水上。

  6.其他

  有些汉语常用的四字句如“风和日暖”、“理直气壮”等。这类词儿因为用熟了,多少带些固定性,应用的时候就得小心。因为翻译西方文字的时候,往往只有一半适用,另一半改掉又不合适,用商也不合适。

  例如我国常用语是“理直气壮”,而原文却是“理直义正”。我用了这四字又嫌生硬,改为“合乎正义公道。

  由此联想到成语的翻译。汉文和西方成语如果只有半句相似,当然不能移用;即使意义完全相同,表达的方式不同也不该移用。因为成语带有本土风味。保持不同的说法,可以保持异国情调。

  原文来源于杨绛先生《翻译的方法》,有删减。


相关阅读
Copyright © 2016-2017 佛山博雅翻译公司 fsxiaoyua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粤ICP备19093485号-1 技术支持:佛山seo公司
佛山翻译中心——佛山市禅城区博雅翻译服务中心成立于2003年,是一家专注佛山翻译、顺德翻译、驾照翻译、护照翻译等语种的佛山翻译公司
佛山翻译服务中心 专业笔译 口译服务 更多类型 82281353 13318391728